做游戏不如直播带货!抱上辛巴大腿,老牌厂商易主后决定卖掉游戏业务

挖来辛巴两年后,老牌游戏厂商盛讯达决定卖掉游戏业务,回笼资金彻底向直播电商、新能源业务转型。

12月中旬,盛讯达公告表示,拟以2.86亿元转让旗下全资子公司中联畅想51%的股权,回笼资金用于投入直播带货和其他新兴行业。转让完成后,盛讯达仍持有中联畅想49%的股权,不过此后不再并表。

起家于单机、轻度手游的盛讯达创立于2008年,曾依靠一年研发上百款游戏的极高产量、年均上亿元的营收水平,于2016年登陆创业板,市值最高曾达到166亿元。公司创始人陈湧锐更是以67亿元身家,位列胡润2016年《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第十名,当时与之共同入榜的还有滴滴创始人程维,以及游族创始人林奇。

但很快,2018年的版号寒冬,给盛讯达原有商业模式以重创。中联畅想便是在此时收购而来。这家专注于出海东南亚的棋牌网游运营商,曾给予盛讯达极大的帮助。2019年以来,中联畅想曾一度占到盛讯达游戏营收的80%以上,对盛讯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此时选择转让中联畅想51%的股权,外界纷纷猜测盛讯达有了剥离游戏业务的打算。对此,时代财经致电,并以邮件形式向盛讯达方面予以求证,截至发稿未收到答复。

抱上辛巴“大腿”后,营收净利创历史新高

盛讯达之所以能对曾经的主营游戏业务说放就放,主要是因为抱上了快手头部主播辛巴的“大腿”。

2020年9月,盛讯达以低至1元的价格,向辛巴旗下广东辛选控股有限公司转让全资子公司盛讯云商49%股权。由此,盛讯云商成为盛讯达与辛选合资的子公司,辛有志(辛巴)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分别为来自辛巴团队的宋铁牛、杨芸。

为了进一步与辛巴进行深度捆绑,随后盛讯达又发布了一份股票激励计划。该计划显示,公司拟一次性授予限制性股票数量为840.06万股,占盛讯达股本总额的9%,授予价格为17.53元/股。

受激励对象总人数为12人,基本都是辛巴身边的亲信,包括其妻子初瑞雪、父亲辛库、表妹计梦瑶,以及表妹夫刘鹏等人。股权激励的授予价格为17.53元/股,为股权激励计划前一交易日均价的50%。

与之相应的是,辛巴团队也对盛讯达做出了业绩承诺:盛讯云商2020年至2022年的净利润需分别不低于2000万元、2.2亿元和2.6亿元,即需3年完成5亿元净利润。

事实上,作为快手一哥的辛巴不负所望。2020年,辛巴团队仅用4个月便完成了2000万元的任务。2021年,盛讯达直播带货业务营业收入3.65亿元,同比增长近7倍,营收占比更是从22.86%提升至76.12%。在直播业务带动下,公司盈利能力显著提升,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4.80亿元,归母净利润2.09亿元,均创下历史新高。

而到了2022年,盛讯云商上半年录得营业收入2.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上升至85.56%,较上年同期增长83.66%;实现净利润为1.46亿元,不出意外的话,辛巴有望完成对赌。

相比之下,盛讯达的游戏业务却在节节败退,营收水平从2018年的1.1亿元,一路降至2021年的6751.3万元。游戏营收不断下降,与中联畅想业绩不达预期脱不开关系。

2018年收购之初,转让方曾承诺中联畅想2018年到2021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7500万元、9400万元和1.13亿元。但事实上,除了2018年中联畅想勉强达到6109万元净利润之外,2019年到2021年分别录得净利润5309万元、6347万元、5231万元,与目标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而在答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盛讯达方面还曾透露公司对中联畅想未来利润水平的预估,在海外市场竞争愈发激烈,旗下游戏产品逐渐走到生命末期的影响下,经测算,未来五年时间中联畅想的净利润将在2000万元上下浮动。

盛讯达方面因而指出,出售中联畅想控股权,回笼资金,同时减少在游戏业务上管理资源、人力和资金的投入,将有利于公司聚焦直播电商、新兴业务的发展。

回笼资金,新实控人意在锂矿

不过,除经营层面的原因外,盛讯达加速转型或许还有另外一层原因。

9月30日,盛讯达公告表示,公司实控人已经发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陈湧锐与嘉洁成祥新能源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已完成过户,至此,陈湧锐仍持有盛讯达29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04%,而嘉洁成祥新能源则持有盛讯达6.22%的股票,拥有公司约27.91%的表决权,吴成华因此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此之前,陈湧锐曾因深度卷入潮汕普宁同乡马兴田操盘的康美药业坐庄案而备受牵连。据证券时报报道,他们与皇庭国际的郑康豪、中恒泰控股陈少鞍等人共同组成“潮汕帮”,撬动杠杆挪用上百亿资金,策划控盘包含康美药业、盛讯达、达安基因在内的多支股票,违规获利。

然而在事成之前,2018年底,证监会在日常监管中发现,康美药业财务报告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等违法违规操作,并立刻通报。受此消息影响,康美药业市值迅速跌去一半,随后皇庭国际、盛讯达、达安基因等多支股票股价闪崩。

曾将旗下股票悉数质押,用以撬动资金周转的陈湧锐因此身陷囹圄。盛讯达多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后续存在被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的风险。时至今日,陈湧锐手中所剩的2997万股仍未解冻。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吴成华开始与陈湧锐接洽,买入其手中盛讯达股份助其套现,而自己也能入主上市公司,大展宏图。据盛讯达公告透露,双方与2022年1月开始初次接触、洽谈,4月达成合作意向,8月签署协议。

10月26日,吴成华成功当选盛讯达新任董事长。目前,陈湧锐手中仍有1756万股股份有待交割。交割完成后,吴成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盛讯达18.55%以上股份,成为最大股东。

不过,据公告透露,吴成华此前主要从事投资业务,特别是在新能源领域有着丰富的投资经验。也正是因此,吴成华更看好包括锂矿、电池在内的新能源业务,对盛讯达此前多年仰仗的游戏业务兴致寥寥。

入主盛讯达不到两个月,吴成华就带领公司以800万元对价,收购自己此前投资的河南“迷你”锂矿——宇瑞科技旗下蔡家锂矿与南阳山锂矿,并宣称将在经过与管理层的商讨之后,决定在直播电商主营业务的基础之上,培育发展新能源产业。

而游戏业务,也可能成为弃子。此前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盛讯达曾表示,根据游戏行业的发展现状,公司游戏业务处于战略收缩的状态;而针对中联畅想剩余49%股权的处置,盛讯达回复称,公司将择机处置剩余股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贵州网 » 做游戏不如直播带货!抱上辛巴大腿,老牌厂商易主后决定卖掉游戏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