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消委支持对国美电器集体诉讼,但国美多家子公司已开始破产清算

针对国美电器发货与退款的投诉已屡见不鲜。近日深圳消费者委员会发布文章,公开支持消费者对国美电器提起集体诉讼,目前该案件已成功立案。

12月6日,深消委官方公众号发文称,2022年1月1日-2023年9月,深圳市消委会共收到关于国美电器有限公司投诉共470宗。期间,深消委通过公众号、微博、官网、i深圳App、电台等多种渠道进行针对国美投诉的公示,并多次约谈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但该公司一直未予回复,调解工作无法进一步开展。

此后,深圳市消委会决定支持消费者对国美电器有限公司提起集体诉讼,以系列案的方式将国美电器有限公司起诉至人民法院。2023年11月,深消委就该案件向福田区人民法院申请立案,12月案件已成功立案。

界面新闻就此消息询问国美电器,截至发稿公司没有回复。

集体诉讼,是指诉讼各方中有一方是“一群人”,可派一名代表人代表众多当事人来参与解决矛盾。除了代表人以外,其他受害者都不需要直接参加诉讼,同时,集体诉讼的部分费用由代表人先行支付,其他受害人不需要支付。如果胜诉,各个受害人都会按照比例得到赔偿额。这降低了受害人打官司的成本。

不过,对于此次集体诉讼,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对界面新闻分析:“如果公司真没钱了,可能胜诉了也拿不到钱。只能在破产程序中看公司是不是还有财产偿还。假如公司已经资不抵债,可能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最后还是拿不到钱。”

深圳市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国美电器”)是国美电器的子公司之一。天眼查显示,2022年以来,深圳国美电器作为被告的诉讼案件共有77起,包含了买卖合同纠纷、劳动争议、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等等,被执行总金额达到577.03万元。换句话说,深圳国美电器不仅有消费者货物欠款,员工欠款、房租欠款也不少。

上述案件大部分判决深圳国美电器败诉,但赔偿款多数没有执行到位。例如,今年11月15日,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因一起租赁合同纠纷向深圳国美电器及其子公司等发出执行令,执行金额近400万元,但公司并未执行,法院于11月24日发出限制消费令,并将涉案四家公司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天眼查显示,仅仅11月以来,法院就向该深圳国美电器法人代表董晓红下达了17次限制消费令。

董晓红在上市公司国美零售(493.HK)中担任非执行董事一职,同时担任近500家国美系公司的法人代表,目前其限制消费令总计有4189起。

按照上文律师的说法,若消费者胜诉而深圳国美电器仍不执行赔偿,那么“只能在破产程序中看公司是不是还有财产偿还”。破产程序可以由债权人进行申请,目前尚未查询到关于深圳国美电器的破产申请。

不过,界面新闻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查询到,安徽国美电器有限公司、扬州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和江苏镇江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已进入破产清算流程。此外,还有约4家国美电器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涉及芜湖国美、漳州鹏润国美、盐城国美、上海国美。

以安徽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为例,上述信息网显示,申请人吕仲林提起对安徽国美的破产申请,2023年10月9日,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受理安徽国美破产清算一案,并指定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作为安徽国美管理人。11月以来,法院发布多个公告,公告安徽国美及其分公司被接管、印章作废等。接下来,这家公司的债券、债务和财产将有管理人(即制定律所)进行接管并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份,上市公司国美零售才发布公告称,附属公司“国美电器有限公司”收到了法院通知,几家供应链企业提出了对国美电器的破产清算申请,申请人主张国美电器欠付货款470万元。但国美电器申请驳回,理由是“申请人未能提供任何有效的法律文书以确立国美电器与申请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及国美电器是否应就各供应链公司欠付申请人的指称款项负上法律责任仍存在争议。”法院以尚不具备受理条件为由,不予受理此次破产清算申请。

天眼查显示,目前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的终本案件累计执行标的总金额9.62亿元,未履行总金额9.33亿元,未履行比例96.9%。终本案件是指法院的执行案件,由于被执行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止本次执行程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贵州网 » 深消委支持对国美电器集体诉讼,但国美多家子公司已开始破产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