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科创董事长傅红岩:一级市场进入“资源穷冬”,投资机构面对赛道荒和名目荒

“不论是早期投资,还是VC、PE市场的活跃度都呈现不同程度的缩减。”12月13日,在第二十三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上海科创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傅红岩表示。

他认为,目前国内资本市场IPO政策的阶段性收紧,很多企业上市难、退出难、估值和市值倒挂,导致一级市场的投资面临着更大不确定性,进入“资本寒冬”。

据清科数据统计,今年前三季度,新募集基金总规模13521.53亿元,同比下滑20.2%;投资金额5070.94亿元,同比下滑31.8%。

上市政策阶段性收紧,也影响着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的关系。

傅红岩表示,二级市场是一级市场最好的退出渠道。以科创板为例,截至12月7日,已发行企业565家,基本涵盖了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六大领域的龙头企业。大的市场格局已经形成,留给一级市场和创业者的机会不多了。未来大部分重复创业的企业都不再具有单独上市的机会,一个并购重组的时代已经来临。

他认为,在一定程度上,一、二级市场的平衡机制已经被打破,一级市场的风险正传递给二级市场。

股市低迷固然有自身原因,但不容忽视的是,一级市场投资的项目估值过高、搏上市、玩‘估值接力游戏’必然造成二级市场上发行价格过高从而破发。当下,股市的资源配置、价值发现、投资功能趋于弱化。”他说。

另一方面,不论是市场化资金还是政府引导基金,最终都是要让投资回归它的经济本质。

很多政府引导基金,把招商引资、社会价值放在首位,要求返投和投资“早小硬”企业,这本身也是对的。与此同时,首先投资的项目应该在经济上是能够持续发展的、赚钱的,与当地的资源禀赋是匹配的,然后在招商引资上才是有价值的、靠谱的。

在当前股权投资市场,傅红岩认为,存量与增量、资金与产业区域分割的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投资的节奏和布局需要转变。

“一级市场无论募资还是投资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傅红岩说。

存量增量上,每年的新增投资金额虽然在下降,但整个一级市场资金的存量规模仍然很大。由于一级市场的股权流动性比较差,比行业出清更可怕的是根本出清不了。

一方面是募资难,很多优质的GP(基金管理人)募不到钱,尤其是纯市场化资金。另一方面,各级地方政府纷纷设立引导基金,其根本目标是扶持本土的产业,但由于优质的项目和创业团队稀缺,过量的资本涌入反而造成了区域分割和产能过剩,变相助长了无序创业和估值泡沫,最终面临不达预期、资源消耗和退出难的问题,甚至累积新的地方债务风险。

他认为,在投资方向上,创业和投资赛道高度重合、过于拥挤,投资的逻辑和思维需要转变。

“现在投资机构都面临赛道荒和项目荒,找不到好的行业,也找不到可出手的优质项目。原因是随着科创板的推出,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开始转向硬科技投资,造成了投资机构的赛道高度重合,创业和投资资金的结构性过剩。”他说。

据清科统计,今年前三季度,仅半导体及电子设备、IT、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这三个行业的投资案例数占总投资的比例高达63%。一些投资机构和创业者存在机会主义倾向,仍然习惯于通过堆资金、堆产能、快速推高估值的互联网思维来搞硬科技产业投资,这不仅与硬科技长周期、高投入、高研发、高风险的规律背道而驰,也造成了创业主体和投资机构的短视行为,助长了产业投资的浮躁心态和资产泡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贵州网 » 上海科创董事长傅红岩:一级市场进入“资源穷冬”,投资机构面对赛道荒和名目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