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经济出现“弱企稳”,上升向好根底仍需稳固

国家统计局周五公布数据显示,1-11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上涨2.9%,涨幅和1-10月持平。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1%,增速比10月加快2.5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6%,比10月加快2.0个百分点。

除工业增加值外,投资、社消都不及预期。数据发布前,界面新闻采集的7家机构预测中值显示,1-11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3.0%;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2.0%,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

经济学人智库高级分析师徐天辰对界面新闻表示,11月经济呈现“弱企稳”,不同经济活动存在一定“温差”,比如外贸企稳回升,但是投资活动偏弱,拖累中上游工业品开工率。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受上年同期基数下沉较快影响,11月经济数据同比有所改善。不过,剔除“基数幻觉”,在房地产行业继续调整的背景下,当前政策面仍需继续向稳增长方向用力。

国家统计局表示,总的来看,11月份,随着各项宏观政策发力显效,国民经济持续回升向好。但也要看到,外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国内需求仍显不足,经济回升向好基础仍需巩固。

消费增速明显反弹

去年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5.9%,在低基数的衬托下,今年11月消费增速大幅加快。不过,两年平均来看,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仅1.8%,仍远低于疫情前水平。

王青认为,当前经济增速仍略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水平,需求不足是主要制约,需要适度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而促消费是应对需求不足的最有效措施之一。而且,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我国物价水平都会处于偏低状态,这也为促消费政策发力提供了空间。

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11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下降0.5%,降幅扩大0.4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负增长;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上涨0.6%,涨幅与上月相同。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1月,主要商品零售中,增长最快的分别是金银珠宝类、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和体育、娱乐用品类,同比分别增长11.9%、11.5%和10.7%。

基建投资继续放缓

1-11月,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同比增长5.8%,涨幅较前10个月回落0.1个百分点。

王青表示,近期基建投资增速下行,除了上年同期基数抬高外,9月以来在地方化债工作加速推进的背景下,城投平台新增融资受限,也可能会影响到一些基建投资项目进度。另外,三季度以来宏观经济复苏动能转强,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基建投资稳增长的迫切性。

不过,他表示,近期财政政策稳增长明显发力,年底前会有5000亿元增发国债资金投入使用,主要用于支持灾后恢复重建和提升防灾减灾救灾能力的项目建设,同时,银行配套贷款也将跟进支持。因此,12月基建投资增速有望企稳回升。

财信研究院副院长伍超明则认为,增发国债将对年内基建投资资金形成保障,但从国债发行到使用存在时滞,加上土地市场低迷以及化解隐性债务风险的制约不容忽视,预计接下来基建投资增速将延续回落态势。

房地产投资继续探底

1-11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下滑9.4%,降幅比1-10月扩大0.1个百分点。

尽管政策层面暖风不断,但市场调整仍未到位。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百强房企销售总额同比下降14.7%,降幅比上月扩大1.6个百分点。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整体来看,房地产政策持续优化调整效果不够明显,由于居民部门信心不足、对房价预期不高,导致市场交易继续趋弱。

“这种情况下,房企拿地和新开工意愿难有明显改善,市场仍处于 ‘价格跌-销售弱-回款难-拿地下降-投资下滑’的负反馈链条中。随着政策效应边际转弱,需求中枢下移,房地产市场仍处于震荡寻底阶段。”他对界面新闻说。

王青表示,预计今年全年房地产投资同比下降9.4%左右,与去年全年-10%的降幅基本相当。但考虑到工业品出厂价格(PPI)通缩因素,今年房地产投资的实际降幅远高于去年,对经济的拖累效应也相应加大。

统计局数据显示,1-11月,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下降21.2%,降幅较前10个月收窄2.0个百分点,连续四个月收窄;商品房销售额同比下降5.2%,降幅比1-10月扩大0.3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同比下降13.4%,降幅较1-10月收窄0.4个百分点。

徐天辰认为,避免地产困境继续恶化,需要政策层面采取及时、合理的行业纾困政策。除进一步打开限购外,更重要的是正视多家开发商事实上资不抵债的问题,积极通过政府注资或企业并购来化解风险。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董建国周三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年会上表示,住建部将配合金融管理部门抓好各项政策落实,一视同仁,满足不同所有制房地产企业的合理融资需求,支持暂时资金链紧张的房企,解决短期现金流紧张问题,促进其恢复正常经营。

制造业投资保持韧性

1-11月份,制造业投资同比上涨6.3%,涨幅较1-10月扩大0.1个百分点。

伍超明表示,制造业的韧性主要是得益于政策和金融支持,未来高技术和设备更新改造投资高增长仍具有一定的持续性。

“不过年末PPI回升存在波折、企业仍处于去库存尾声,制造业企业投资扩产意愿或转向谨慎,地产出口需求低迷以及高基数也对制造业投资回升的幅度形成一定钳制。”他说。

徐天辰认为,制造业投资在总量上或面临下行压力。一方面,部分行业供大于求,或推动整合;另一方面,化债当先背景下,地方政府支出偏紧,可能影响到企业补贴和优惠的发放,从而对投资构成约束。

近段时间来,地方政府持续出台政策措施支持制造业发展,通过加大财政支持、设立产业基金、提供金融支持等促进制造业发展。

江苏省提到,未来5年,省内金融机构将提供不低于5000亿元新增融资支持制造业绿色转型发展,并将单列5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成都市提出,对产业链支撑性龙头项目、关键性配套项目,按固定资产投资的5%分别给予最高1000万元、500万元支持。

工业生产远超预期

在低基数效应支撑下,11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6%,创今年3月以来新高。

“我们预计11月工业(增速)在5.6%左右,结果超出预期1个点,这可能与近期出口回暖、特别是出口量同比大幅上升等因素有关。”王青说。

他表示,近期外需有所恢复,出口对工业生产增速有望形成正向拉动;年底前稳增长政策也有望集中发力,国内投资、消费对工业生产的带动作用趋于增强,加之上年同期基数进一步走低,预计12月工业增速或仍将在6.5%左右。

从主要行业看,11月,汽车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同比增速均在两位数以上,其中汽车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达到20.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贵州网 » 11月经济出现“弱企稳”,上升向好根底仍需稳固